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济南白癜风可能遗传么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7 21:17:3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济南白癜风可能遗传么,北京白癜风后如何康复,公主岭白癜风医院,德州能不能治疗白癜风,云南白癜风医院,江西白癜风传染吗,喜德白癜风医院

原标题:蚌埠特警张劼:烈火真英雄 铁骨铸楷模

  “我说点着了,你们听到了没有?”2016年1月8日,特警张劼在病房里,用手写板写下这几个字,询问前来探病的战友。而此时,战友已经全然认不出,这个躺在病床上的人就是他们的队长。

张劼,蚌埠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一大队二中队中队长,在处置“1·05”危害公共安全重大警情时被严重烧伤,全身30%面积属于深二度烧伤。经历6次手术后,才脱离生命危险。

英雄特警 英勇赴战

2016年1月5日,蚌埠市居民吕某在家中堆放数十瓶液化气钢瓶和近80升汽油桶,扬言要引爆居民楼。特警到达后发现吕某在屋内用钢板将正门封死,用钢条将窗户焊死,没有一处入口可以进入。

20时许,现场指挥部下达强攻命令,特警突击攻坚小组执行强攻计划。由张劼等5名特警承担起突击攻坚任务,秘密翻窗进入阳台,准备对阳台门进行破拆,并由阳台门实施向内突击。

同时,嫌疑人吕某某情绪异常激动,连续大声喊叫:“我要把你们都炸死!”并打开两个液化气罐向外放液化气,刺鼻的液化气味迅速漫延至阳台。特警队员利用破拆锥凿击门板,进行到第六下时,门板终于被砸出一个30厘米的小洞,但由于钢条横在中间,只能勉强进入一人。张劼一边说着“可以进了,可以进了”,一边只身带头钻进去。

30秒后,房间听到“砰”的剧烈爆炸声。强大的爆燃冲击力将他和嫌疑人吕某某分开并掀翻在地,满屋的高温大火将他衣服点燃,他浑身是火,面部和四肢被严重烧伤。此时高压水枪从正门破损处将屋内的大火扑灭,明火被快速扑灭,避免了液化气罐继续燃烧爆炸的危险,张劼身上的火也被浇灭,但他已无法动弹。

从破门到火被扑灭,整个过程43秒。后经专家分析,如果嫌疑人准备的所有材料被打开,爆炸的强度相当于800颗手雷。

“犯罪嫌疑人当时站在液化气罐中间,我就直接过去把他扑倒。但是没想到他已经把火点着了。”张劼告诉记者当时的情景。爆炸后,屋内一片漆黑。“当时就想,张劼啊,你今天是走不出去了,就在这儿了。”说这话时,张劼语气带着轻松。

英雄父子 一脉相承

“一双父子,两代英雄,铁肩道义,无私无畏。你们用实际行动践行了"人民公安为人民"的庄严承诺和铮铮誓言……”安徽省副省长、公安厅厅长李建中在看望慰问张劼时高度评价。

2000年1月,张劼作为一名新兵正式踏进蚌埠市公安局的大门。从警16年,曾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,获得“安徽省优秀人民警察”、“安徽省禁毒先进个人”等多项荣誉称号。蚌埠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副支队长石鑫,评价他为“全方位素质的优秀特警,而且十分灵活”。

张劼的父亲张留成退休前是上海铁路局蚌埠铁路公安处民警。张劼刚入职的时候,他的父亲从“鬼门关”走了一遭。2000年6月8日中午,为了保护一名女青年,张留成与持刀歹徒搏斗,身中数刀,全身共缝了103针。张留成被荣记个人一等功,当年,蚌埠市召开了隆重的表彰大会。

在1·05事件中,因为泄漏的汽油和煤气爆燃,张劼被爆燃气浪冲倒并严重烧伤,全身烧伤面积达30%,属深二度烧伤,呼吸道也被严重灼伤。当问到作为父亲看到儿子受伤时的感受,张留成说:“心都碎了”。

现在,张劼已经接受过10次手术和治疗,基本的身体机能恢复,声线恢复,进食开始流畅。但在治疗中,为了避免伤口感染,张劼只能待在封闭室里,四肢被绑住,高烧在最开始的治疗中持续了一个星期。张留成告诉记者:“我现在觉得最难受的伤就是烧伤,后期治疗真是太受罪了。”

英雄团队 共担使命

参加工作后,张劼一直战斗在特警反恐处突第一线。他的身手和果敢在特警支队有口皆碑,身边人都知道,他在工作中很“拼”,凡是有任务他总是冲在头一个。

2009年7月2日,蚌埠市八一化工厂对面住宅楼发生歹徒劫持妇女事件,危急关头,张劼再次成为突击攻坚骨干,为成功解救人质、生擒犯罪嫌疑人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他不仅对自身要求高,对他带的队,要求也是同样高。每次射击训练,一共5发子弹,张劼要求自己所带的队,成绩至少要达到45环。“别人45环就是优秀,他这里仅仅是及格。”蚌埠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副队长石鑫告诉记者:“张劼眼中的优秀,必须是48环以上。”

要求严,同时也惦记着战友。在确定分工时,张劼的战友石磊要求第一个上。张劼一把将他拦下:“不行,你马上要结婚了,让我第一个上。我有类似的处置经验,门破开后,我冲进去控制住嫌疑人,大家配合。”

石磊说,“我们一进去,他还问我们,当时他说"点着了",我们听到了没有?”在和记者到这句话的时候,石磊哽咽了。处置蚌埠“1·05”汽油爆燃案时负的伤依然在张劼的身体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,他的面部至少还需要做四次手术,头颈部和后背处大面积烧伤疤痕有增生,每天晚上依然疼得难以入眠,通常夜里睡上三四个小时就醒了。

虽然伤痛还在,但张劼已经开始适应现在的生活,并积极回到工作岗位。看到张劼的现在的生活,他的战友们告诉记者,“劼哥的事,不是让我们更加害怕,而是更加坚定!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湖北能否治好白癜风